鸦天

写手,画手,试图寻找自我认同
杂食党,百无禁忌,欢迎安利

“我原谅你了”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终夜终粮整理

强势mark(๑•̀ㅂ•́)و✧

教我数理化:

美曰其名整理实际上只是为了方便看orz


一些文章里有超蝙或者提及。



【终夜终】【球三超蝙超】猴爪


把这一篇放在第一个,绝对强推!


虽然不知道大家的口味但这篇文在我眼里简直get到了我所有喜欢的点,而且有大大的伏笔(不剧透了orz)。


有终极人、夜枭各自和超女王的性暗示及明示(这点貌似真的不需要警告)。


是HE,而且最后简直甜到我痛哭流涕(இωஇ )



【终夜】Born actor 天生演技(ABO,PWP)


超女王发现夜枭是个Omega后对他的态度产生了微妙的改变,托马斯要找一个足够强大的Alpha来标记自己。


这只夜枭他装B!


球三四小鸟(? 出没。



【超人蝙蝠侠,终极人夜枭,蝙蝠侠迪克】20字短打
超蝙、终夜、蝙蝠侠×迪克三对cp(分开写的),不适者注意避雷。


1.


青蛙变蝌蚪,完全变态。终极变没了卷毛,不完全变态。


2.


未来的你穿上了白衣


这是进化


不,这是变态



【终夜】教训以及被教育 NC—17


终极人发誓自己一开始只是想要教训夜枭来着。



【终夜】浴室 NC—17


美味的肉!


和想要反攻的枭枭!



【终夜】终极人发现自己硬不起来


“所以,你为了让夜枭不去除掉他手腕上的伤疤,你也就任由他用蓝氪给你划了个‘O’?”


终极人看向屏幕那头的超人,看着左手手腕的‘O’,沉默地点点头。



【终夜】Hypatia


你是谁?


希帕提亚。


【终夜】Live And Let Die 莫顾他人死活


普通人AU,大写BE。


但为什么我这个甜食动物感觉很爽?



【终夜/枭爪】爱与恨同党


一篇很好的终夜,因为没打超蝙tag大概有人没看过,在这里放上来。


一个疯子和能为爱痴狂的流氓(选自评论区—发际线拯救者),这篇里的终夜的确是这样呀。


大概是BE吧,总之我爆哭了。



【终夜无差】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终夜】所失之物


“你知道你失去了什么吗?”



【终夜】牢笼


夜枭被终极人丢进了一个牢笼,他最快两秒就能打开那个锁,但他没有这样做。






最后不要脸地放一个自己写的_(:ᗤ」ㄥ)_
【终夜】假装情侣100天


终极人中了一个需要和夜枭当情侣一百天才能解除的魔法。






恩……自己认为比较好的都放上来了,不懒的话会持续更新(大概?

是由卡总的浴袍得到的灵感xd袍子的花纹参考蝴蝶
蜜汁感觉仏英很适合底特律au啊hhhhhh
仏仏:怎么还没异常

关于同人创作

说的非常好了,也希望哪天我能做到真正升华一个角色,而不是公式化的贴标签,把他带入到自己想要的故事中,以此自勉

妖聿:

最近看到一些关于同人创作的观点。


为了不给别人带来麻烦,就不说具体是哪里看到的了。


但是我个人很不喜欢那样的论调,最近也因为一些事,感受到了这些观点在身边普遍存在的情况。


这个观点大概的意思是“不明白同人创作的意义”、“同人在相当程度上省去了塑造人物的功夫,只需要考虑世界观和故事情节,当然在避免人物ooc上要下很多心思”、“同人就像是甜品,原创才是主食”……




以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这些话在我眼里就是:【同人(二次)创作】低【原创】一等。


同人与原作之间的关系想必不需要做过多的解释,从共性角度考虑就是有互利共赢的可能性,从矛盾角度考虑就是版权。


而同人中争议最大的,同时也是魅力所在的,就是角色。


同人将一个作品的角色从原本的世界中抽出来,附加以新的设定(包括且不仅限于年龄、职业、物种),放在新的世界观里,进行新的故事。


这个角色本身不属于同人作者,而同人作者选择创作围绕这个角色的作品的初衷也是因为喜欢这个角色(在原作中的样子)。


同人创作是:同人作者对原作角色(剧情)进行以个体思维的理解解构后,加入自己认知和能力范围之内的新结构的重构过程。


而在这个过程中,有相当多的问题:


一、同人作者对原作角色的理解


我们都知道一句话:一千个读者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个人认为这是同人诞生的根源也是魅力所在。


我们知道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人的出身、经历、受到的教育、接受的信息,会形成完全不同的个体。而我们在欣赏阅读一个作品的时候,正是无法避免地带着这些东西这些思维进行思考。


我们从原作中体会到的角色魅力点有千千万万种,而经过自己的思考后理解到的角色构成又是千千万万种,其中有和别人重复的,也有别人没有的。


这些理解都是相当主观的、不分对错的。


原作者以文字或图画或其他形式为媒介,向读者传递信息,这个信息本身在媒介传播过程中就会有损失,所以读者看到的东西,其实本身就是“OOC”的,因为读者看到的和作者想的是不一样的,只是比例大小以及和其他读者重合度高低的问题而已。


二、同人作者认知和能力范围之内的新结构


这部分是素材、是灵感、是引人注目的点、是作者的表达欲等。


这些结构包括世界观题材、角色题材、故事题材,总的来说就是同人作者在生活中主动或被动学习、思考所得到的一切,而他们会主动或被动的把这些加到他们的作品里。


这些新结构,即,同人创作所具有的组合性质的创造性。


其实原创作品在这个环节也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是从一开始就进行这一步而已。原创作者创作出来的东西,是逃不过他们的认知和能力范围的。


而我们要知道,真正的从无到有的创造是非常非常难的。


就好像现在的设计,更多的是发现问题、通过各种技术和思维的组合形成新的设计。之前红点奖有一个作品,是在小扫把上加了一个灯,让人们在打扫类似沙发底下这种地方的时候不用再找个手电照光了。


很多人在打扫沙发或东西掉到沙发下面的时候都遇到过这个问题,但我们解决的方法就是打开手机手电筒去照,从来没想过在扫把上加个灯一劳永逸。而扫把和灯这两样东西很早以前就有了,设计师通过组合再加上外观、人体工程方面的美化设计,设计出了这件产品。


我们能说这不是设计吗?能否认设计师的思考以及产品其中的创造性吗?


创作也是一样的,在《鬼吹灯》(我个人认知中最早的盗墓小说)出现前盗墓题材几乎没人想到,但是有了它之后,有了更多的原创故事和角色的盗墓题材小说,难道因为题材相同,后面的那些就因此失去创造性了吗?


因为每个人不同,所以他所想的一切即便是依据种种过去和他人,也依旧有自己的创造性。


这些结构有千千万万种,排列组合那更是数不尽,从而形成的新结构当然也是具有创造性的。


三、重构过程


这个部分,是同人作者独创性的体现。


伟大的作家纳博科夫说过一句话,非常有助于我们从一个比较极端的角度了解创作行为:“所有伟大的思想,不过是空洞的废话,而结构和风格,才是一部作品的精华所在。”,他还说:“我们读一部作品,不只是用心灵,也不全是用脑筋,而是用脊椎骨去阅读。”


如果有欣赏过大量世界名作的朋友应该能理解这两句话,那些名著的故事并非多么的跌宕起伏、多么的刺激,我的英语老师(她学的英国文学)说过,“越是有名的作品,它的【故事】就越可能是枯燥的普通的,因为它往往是展现大世界下的一个小部分,由小见大。不是所有人都经历过那些事,但是人们总能找到一种自己认为与之相近的情绪去体会那些事,而人类情绪的根源百万年来万变不离其宗。”


我没有学习过、也不算了解画面艺术,就不班门弄斧提及画面了。


那些有名的著作并非是完全用故事征服人,它们用的是共性,是人和世界的共性,以及设计出来的用以体现这些共性的精妙的结构和风格。


这些结构和风格,就是一个作者在构成过程中展现的独创性。


这个过程依赖于上述的两点,即解构和自己掌握的新结构,也是一个作者实力的体现。


这一部分都有赖于素材和作者自身逻辑进行编织创造,形成(包括且不仅限于)自己的叙事架构、叙事逻辑、表现风格。


可以发觉,形成的是“故事架构”和“故事逻辑”,而不是单纯的故事本身。讲一个故事有无数种方法,但怎么讲合适、怎么讲得好,就是靠架构和逻辑,也就是技巧。


这个技巧有赖于天赋,但也有赖于作者的思考和练习。


在行文技巧上给全世界带来惊喜的杜拉斯的《情人》就是相当天才、惊艳的例子。




以上,是我个人理解的同人的创作过程(更大程度上是同人文)。


这个描述的过程是为了解释——同人创作并非那么简单。很多人觉得同人用了已有的角色或者已有的背景,只要把精力集中在不让角色OOC上就可以了,但事实上真正认真创作的作者在创作的过程绝非是那么“轻描淡写”的。


从创作现状可以发觉作者在角色刻画上基本分为两种:


1.标签化。即在原作角色身上发觉一些标签,如果一个角色有十个被读者广泛认可的标签,那么一个作品里体现了五个以上就会被很多人认为不OOC。


2.逻辑化。即这个角色在这个背景中所做所言是否符合这个角色在原作中所表现出来的思考逻辑,或是否在合理范围之内。


在现在这个信息时代下,信息碎片化、速食化带来的一大弊端就是人越发不能自己思考。


我不评判任何一种形式的对错,但人确实不能停止思考、不能惰于思考。


一篇同人文通过在开头打上很多的提示,标明两个角色的职业和特质、标明作品的结局情绪、甚至几个字之内缩写了整个故事的发展流程。老实说我不是很明白这还有什么可看的,你不是已经说完了吗?对于有些非常在意结局的人而言结局不都已经知道了吗?


当然这种标签化提炼信息的做法能够为大家节省时间,甚至避免不必要的情绪浪费。但是这就足够了吗?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前面提到的整个信息发展形势的原因,另一方面,就是很多人只把同人当做一种消遣。


这里强调,我绝不否认同人作为消遣的目的,这是绝对的,同人就是消遣娱乐的一种;也决不把同人还有作者读者推上什么高台,非要让同人背负唤醒世界和民众的责任。


但我们现在总在说尊重创作者,我们尊重了那些写原创故事的人,为他们给世界带来那么多有趣或生动的故事喝彩,却并不够尊重同人作者。


不用说什么不存在这个现象,在那么多人仅仅关注标签化内容和角色甚至形式的同人作品时就已经体现出了大部分人其实是瞧不起同人创作这一点了!


在一群人关注了原创作品的著作版权,却一遍又一遍地否认同人作品内所存在的独创性、强调同人作品就应该用爱发电、喊着“同人创作算什么创作”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很多人潜意识里就觉得同人创作像是古代戏子一样的存在——“不管TA唱得多好,那也只是个戏子”。


你可以评判同人作品的好坏,或者其中存在的独创性比例的大小,但不能说同人创作不算创作——仅仅因为这些故事里的角色不是作者原创的、仅仅是因为你看它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一些轻松的情绪而非其他更深层次的目的。


更何况,原创更强调【通过从无到有的塑造,逐渐形成角色魅力】,而同人更强调【通过解构重构,发觉角色存在的可能性,从而升华角色魅力】,某种程度来说,这是两个发展的方向。


就像你不能把诗和小说比较,不能把插画和漫画比较,不能让弹吉他的和弹钢琴的一决高下;你也不能简单粗暴地把原创和同人两者进行比较。




我相信,每一个同人作者,在选择去为这个作品、角色、cp创作的那一刻,都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对他们有表达欲有创作欲。


想要阐述、升华他们之间更多更多地东西,这种情绪这些思考,本身就是最美好的东西之一,是应该被鼓励和保护的存在。




有不少人说,同人是通向原创的一条路,原创是创作者的终极梦想。


通过同人来练手,从而磨炼自己的技巧,培养自己的审美,慢慢走向原创这条路。


这当然是很多作者的一个选择,这个选择当然也没有对错也很好,通过这种方式积累经验、磨炼能力、积攒一定的人气,这样进行原创时就能有些底气,而我们知道国内原创氛围依旧不是很好,这样的底气是很有必要的。


但这也不是必然的。


一个创作者喜欢搞同人、或者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搞同人、甚至可能打算一直搞同人不搞原创,你也不能因此就说TA没有实力、没有创作欲、没有真本事,觉得TA就是在蹭热度、或者靠灰色地带赚钱。


说到底,要做什么都是个人的选择。如果不是带着有色眼镜,为什么会觉得搞同人不搞原创就是蹭热度呢?


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创作啊,创作的思考和灵感是不分高低的。


在国内同人和原创(包括各种性向和题材)相关法律和体制都不完善的情况下,谁也好不过谁。之前有人举报耽美个志,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人说谁让你们不纳/税,但这不是作者故意的,而是这些作品连纳/税的资格都没有,如果能光明正大地不改内容地得到书号、出版,谁愿意偷偷摸摸地冒着法律风险去做这些事呢。


最后就是一直有争议的版权问题,著作的改编权是掌握在原作者手里的,在原作者不允许的情况下,谁都不能改编作品。


但是正如最开始提到的,几乎不会有官方或者作者完全禁止同人创作,最多像迪士尼一样禁止盈利(律师函警告.jpg),这是个互利共赢的过程。


在非盈利情况下(同人作者的脑力成本和时间成本几乎都被忽略了,所以真的是算不上盈利),连官方(有绝对权利的组织)都不会管同人这茬子事。


【言下之意就是轮不到一些无聊的人嘴碎:)】




说到这里,应该能表明一些我的想法了。


同人创作的大部分,是真真实实的用爱发电。


即便如此,它也绝对不应该被简简单单地认为“只要避免ooc”就好了。


同人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注入的心血,那些时间和思考,绝对不比原创轻松和低等;同人作品能够达到的层次和程度在可能性上也不该比原创低一等;致力于同人创作的心也不比致力于原创的心低等;同人作者的能力也不比原创作者低。


不要轻视自己和别人所热爱、所从事的事,予以所有有爱、有思想、有努力、有能力的人以掌声和尊重。










(真实论文lo主,只写论文不写文x

跟波风hhhhh反正也没人看见

tvd相关了解一下
stefenxdamon,damonxalaric,klausxdamon,等等,呆萌的神奇气场是和谁站在一起都有股蜜汁cp感,真的光看ian的颜值补剧也不亏!
所以有大佬投喂点粮吗orz

【锤基/盾冬/EC】泥石流出版社联文.在彼此相遇后

第一弹 @查查还是猹猹
第二弹 @陆五香
第三弹@宫卿
第四弹@冷
第五弹 @青穷
第六弹 @养老的joker
第七弹 @黑羽霞子
第八弹 @大包平
第九弹   @茶迩
第十弹 懒癌晚期的我
第十一弹 @三夜未眠
沉迷damon联文在我这里拖了好久x土下座

“the game is on”
bucky下意识地抓住那双手。金发的美国人的手掌温暖且干燥,指腹上附着一层薄茧。Steve.Rogers——他的蓝眼睛使他像条牧羊犬般,无辜、纯良、但是强壮,一个天生的秩序的维护者,是你会在联谊会上看到的义工,端着一大箱水,即使素不相识也会露出个友好的笑容。
那双手将他拉出深渊。他从无休止的坠落中挣脱出来,重新踏在坚实的地面上。在短暂的坠落感中一股令人不安的熟悉感。雪原、火车、坠落,他的鼻腔被冰雪凌冽的气息填满。
目前仅有的证据指向——J——那个丧心病狂的技术疯子,构建了不止一个幻境。

Loki从地板上爬起。昨天他终于完成了他的毕业论文,在死线前一天,真是惊险刺激。他边将凌乱的发丝撸到脑后(也许并不需要强调发际线的小小问题),便将桌上的速溶咖啡袋扫到垃圾桶中。不要误会,Loki.laufeyson的人生一向富有规划,他的计划一直以恒定的速率被从清单上划去,每一项地达成的非常完美。他的论文本应也是如此——对北欧神话中命运三女神的探讨。可是最近出土的文物如陨石般将他的美好计划砸了个稀烂。他抱着记录板饶有性质的赶到现场,在土坑旁蹲下,却吓得差点滑进去。
土坑的正中是尊雕塑——除去嚣张的长角头盔与长牌,再忽略金质雕像的底色。
那像极了他。

Charles舔了舔嘴唇,握紧Erik的手,扣住他的手指。他笑得骄傲且得意,Erik却尽其所能的维持面无表情(“不,dear,你会吓坏Raven的。”Charles从背后抱住Erik,踮起脚吻了他的侧脸,带着点狡黠的笑容迅速撤开靠在门框上。后者正在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收效甚微。尽管婚礼在第二天,他现在便已开心的像个有二百颗牙的孩子。)
而Raven很好奇为何Charles能穿着婚纱笑得如此开心。她扬起手中的玫瑰花洒到他们身上,开始鼓掌。掌声如打在水面上的雨点般密集,而红毯看起来长极了,穿过冰原蔓延向冰雪消融的将来。
摇滚歌星Erik Lensherr与影星Charles xavier,在漫长的、却总能引起媒体关注的分分合合后,终于在南极洲举办婚礼。
婚礼由知名设计师Tony stark筹划,一如既往的stark式低调风格。

让我们期待下一位选车会将收尾带向何处——是he的彼岸还是be的悬崖?
暗示小心心x关爱咸鱼鸦天

【锤基/盾冬/EC】闺蜜组鬼畜联文活动宣传

冷:

黑羽霞子:



我们这个丧心病狂的群要来搞事情了,本次联文无门槛无大纲无主线,除了cp是定下来的,谁也不知道上一个人要写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写啥,所以画风会无比鬼畜,希望大家来围观_(°ω°」∠)_
安利我们可爱的泥石流们_(:з」∠)_
参与成员如下:
@查查还是猹猹
@陆五香
@宫卿
@冷
@青穷
@养老的joker
@黑羽霞子
@大包平
@茶迩
@鸦天,向不填坑恶势力低头
@三夜未眠




私心加个tag,不妥删


[仏英]造物弄人

[仏英]造物弄人(ai仏x探员英)
warns:内容与标题画风并不一致,欢脱的很,放飞自我磕爆ai设定后的产物
              不止一句话贾尼

亚瑟·柯克兰,保守主义者。在第三次投送向女上司娜塔莉娅·阿尔洛夫卡娅的纸质报告被拒后,决定放弃他对新科技的成见购置台公务用ai。
介于一直以来的金钱和服务挂钩的信条,他径直跳过了街旁雨后春笋般冒出,委委屈屈挤在一起的廉价ai商店,踏入SI——目前最成熟的ai公司——的门店。当他弯腰把伞搁置在伞架上时听到声英国口音的问候,这让他对身处一家美国公司(一群浮躁的年轻人,缺乏匠人精神)的烦躁稍微减少了些,他回过头,惊奇的发现柜台空无一人,本应坐着员工的位置上浮着只金橙色数据球。上头还环绕着行小字——jarvis·Stark,the best copolit forever。
那行字滚动到Stark时还炫耀般的闪烁了一记。亚瑟将视野转移到柜台上,在内心默默吐槽美国人糟糕的配色观。往下,往下,红黄绿,荧光色的外壳,写满了不走心与工业文明的俗套。在柜台的末端他终于发现了一只512自由天空蓝色的硬盘,赛璐璐质地的表面刻了只鸢尾。“Francis Bonnefeuille,法国分公司制造……限定生产,优雅、严谨。”他的目光只停留了三秒,空气中便投屏出现一段简短的介绍。后两个属性非常符合亚瑟的胃口,他掏出工资卡(没错,守旧派柯克兰先生拒绝瞳孔绑定)——用仅剩的八百英镑买下它。一贫如洗的探员柯克兰,手中拿着Francis的硬盘走出店门时,开始怀疑那家店是否带有魔法。

而在将Francis插入电脑并打开投影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信条。
金钱与服务挂钩,嗯?
投屏出的是个面容姣好的青年,深沉细腻的烟紫色眼睛,微卷的金发垂在面颊旁。哦,不,他买的是公务ai,不是恋爱ai——他并不介意自己的所有物有副好皮相,柯克兰先生有轻微的颜控倾向,这样的附加值他再喜欢不过了,可是,严谨?金发的ai到来的第一天就质疑了他的饮食习惯。他的投影环着手,蓝色数据扫描了遍餐盘中的食物。投屏上迅速列出营养成分表,以及最上方盖章般的一行镂空大字。
“种类无法辨认。”
这是对一个英国绅士人格上的侮辱。

此后的数日,亚瑟一直在把弗朗西斯打包回门店的边缘试探,直到他发现自己错过了七天无理由退货期。好吧,他依然对自己的ai怀有诸多不满,然而这些理由对一个英国人来说难以诉之于口。
“……那么您退货的理由是?”
“他将我的所有厨具锁在柜中,哪怕我威胁要格式化他也不肯开锁——说是为了我的家庭财产安全!一个连味觉都没有的数据集合居然讽刺我的厨艺!”
只是想象,就让亚瑟想扔出一刀穿透弗朗西斯的投影以泄愤。英国人羞愤的锤了记餐桌,ai却操控着机械臂端来晚餐。法国ai以惊人的速度熟悉了菜谱以及机械工具的操控方式,而亚瑟不得不承认,这比他过去二十四年吃的东西更像食物。

尽管如此,他们的嘴炮从未停息。从洗澡水的温度,到文件的措辞。弗朗西斯为亚瑟带来了无数个新奇思路以及(使人精神活跃的)争辩。遗憾的是,这种争辩很快上升到三岁儿童般幼稚的境地。亚瑟终于忍不住了,他想起自己作为弗朗西斯的所有者应有的权限。
“mute,Francis”
可是,他想象中的宁静并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声轻笑。弗朗西斯敛去脸上的笑意,伪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语言不通,柯克兰先生。”
很难相信,尤其当法国ai一分钟前还讲着一口流利的英文,与亚瑟激情讨论司康饼的利弊。
于是柯克兰先生给弗朗西斯安装了英语语言包(他可以挑选了英音版,希望能把法国ai该死的(见鬼的好听但他不愿意承认的)的小舌音扼杀在数据流中。
弗朗西斯顺从的接受了。正当亚瑟疑惑时,事实被残忍地揭露,以一种精神摧残的方式。
“ ggoooodd mmoorrnnii——”
亚瑟烦躁的打断弗朗西斯说到一半的问好,将输出权限强制限制到全息投屏上。
“语言包重复带来的语音输出故障。”ai煞有其事地分析到,而亚瑟只想把巧克力布朗尼糊在他的头上——这当然不可能完成,遭殃的只能是可怜的墙和地板。
“是谁在几分钟前声称无法理解英文?”亚瑟把ai逼回数据硬盘中责问道。
“先前的我不是现在的我。”文字在屏幕上顿了顿,随后欢快的涌动起来。亚瑟确定他要的是一个解释而不是哲学入门,可惜弗朗西斯只是团数据,他能做的只有拔下硬盘,把它丢到茶几上。
几小时后,为了厨房着想,他又插了回去。

关爱空巢老咸鱼,想要小红心和蓝手手ni

玩梗玩的真开心x
mute想写很久了bushi
继续伸出鱼竿钓sir(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