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天

写手,画手,试图寻找自我认同
杂食党,百无禁忌,欢迎安利

【锤基/盾冬/EC】泥石流出版社联文.在彼此相遇后

第一弹 @查查还是猹猹
第二弹 @陆五香
第三弹@宫卿
第四弹@冷
第五弹 @青穷
第六弹 @养老的joker
第七弹 @黑羽霞子
第八弹 @大包平
第九弹   @茶迩
第十弹 懒癌晚期的我
第十一弹 @三夜未眠
沉迷damon联文在我这里拖了好久x土下座

“the game is on”
bucky下意识地抓住那双手。金发的美国人的手掌温暖且干燥,指腹上附着一层薄茧。Steve.Rogers——他的蓝眼睛使他像条牧羊犬般,无辜、纯良、但是强壮,一个天生的秩序的维护者,是你会在联谊会上看到的义工,端着一大箱水,即使素不相识也会露出个友好的笑容。
那双手将他拉出深渊。他从无休止的坠落中挣脱出来,重新踏在坚实的地面上。在短暂的坠落感中一股令人不安的熟悉感。雪原、火车、坠落,他的鼻腔被冰雪凌冽的气息填满。
目前仅有的证据指向——J——那个丧心病狂的技术疯子,构建了不止一个幻境。

Loki从地板上爬起。昨天他终于完成了他的毕业论文,在死线前一天,真是惊险刺激。他边将凌乱的发丝撸到脑后(也许并不需要强调发际线的小小问题),便将桌上的速溶咖啡袋扫到垃圾桶中。不要误会,Loki.laufeyson的人生一向富有规划,他的计划一直以恒定的速率被从清单上划去,每一项地达成的非常完美。他的论文本应也是如此——对北欧神话中命运三女神的探讨。可是最近出土的文物如陨石般将他的美好计划砸了个稀烂。他抱着记录板饶有性质的赶到现场,在土坑旁蹲下,却吓得差点滑进去。
土坑的正中是尊雕塑——除去嚣张的长角头盔与长牌,再忽略金质雕像的底色。
那像极了他。

Charles舔了舔嘴唇,握紧Erik的手,扣住他的手指。他笑得骄傲且得意,Erik却尽其所能的维持面无表情(“不,dear,你会吓坏Raven的。”Charles从背后抱住Erik,踮起脚吻了他的侧脸,带着点狡黠的笑容迅速撤开靠在门框上。后者正在对着镜子练习微笑,收效甚微。尽管婚礼在第二天,他现在便已开心的像个有二百颗牙的孩子。)
而Raven很好奇为何Charles能穿着婚纱笑得如此开心。她扬起手中的玫瑰花洒到他们身上,开始鼓掌。掌声如打在水面上的雨点般密集,而红毯看起来长极了,穿过冰原蔓延向冰雪消融的将来。
摇滚歌星Erik Lensherr与影星Charles xavier,在漫长的、却总能引起媒体关注的分分合合后,终于在南极洲举办婚礼。
婚礼由知名设计师Tony stark筹划,一如既往的stark式低调风格。

让我们期待下一位选车会将收尾带向何处——是he的彼岸还是be的悬崖?
暗示小心心x关爱咸鱼鸦天

评论(1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