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霾渐袭

写手,画手,试图寻找自我认同
杂食党,百无禁忌,欢迎安利

【异色米英】短打

x私设艾伦的自称为h-ero
h-ero见证过三次老疯子的愤怒。
第一次时h-ero尚未独立,但也相距不远。老疯子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离家出走一一如果他一去不返,h-ero一定会十分满意。我拆掉了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壁纸,将那堆甜腻的粉送进仓库一一慢慢腐烂。
最终老疯子的房子空空如也。但即使是那一片刺目的白也好过令人作呕的粉。
老疯子回来时依然挂着一脸疯疯癫癫的夸张的笑。
而后塞了h-ero一嘴杯糕。
第二次是在h-ero独立成功后。
史蒂夫给h-ero写了封信,详细地描述了老疯子是如何暴怒。曾经的家中一篇狼藉。
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亚瑟进厨房后的惨状。他如此描述,语气嘲讽与怜悯参半。
我搜出一瓶在战争中幸存的酒,一饮而尽,将那封不长的信翻来覆去地阅读,欣赏老疯子的愤怒与失态。
最后一次是在他死时。
他的蓝眼睛在黑暗中灼灼发光。那是种无力的愤怒,他所面临的死亡无法用枪支与弹药抗拒。
h-ero见证了他的不列颠慢镜头般地被海水吞没,只剩下一小块土地在咆哮的海潮中时隐时现。
那是曾经的苏格兰高地。
瞧瞧啊,不列颠。
那个老疯子生于海洋,死于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