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天

写手,画手,试图寻找自我认同
杂食党,百无禁忌,欢迎安利

【贾尼】gay or European

gay or European
“Is jarvis a gay?”酒过三巡,natasha端起酒杯,冷静地提出自己的疑问。当然,她并不指望jarvis回答,即使jarvis显然听到了她的问题——在这座大厦里他无处不在。然而,Stark家的ai,尽管拥有出人意料的幽默感,对待隐私时,却如同一个严谨的德国人。这与Tony形成了鲜明对比,他从不在意媒体大书特书他的光辉事迹,无论是作为iron man,还是作为一个花花公子。他甚至还在愤怒中暴露过自己的住址,在全美的媒体面前。
“想必是!”Clint积极响应了natasha,他兴致勃勃的列举了起来,“轮廓分明的肌肉,精心刮过的下巴,还有精挑细选的香水——毫无疑问,他是的!”
他列举的证据将不少队友钉死在基佬的标枪上,显然,神射手唯恐天下不乱。
“不要这样揣测我们的队友。”Steve打断了他,他总算那么严肃,“我们不能单纯的凭几个特征就——”
well,natasha挪揶的眼神仿佛在说,cap,是你那轮廓分明的肌肉使你不安了吗。
“Is he a gay?”wanda加入了他们的讨论。
“Of course!”petiro从她身边掠过,顺势拿走了她手上的红酒,换成了一瓶小甜酒。
“也许……他只是个欧洲人罢了。”vision投出几道水红色数据流,在大厅中央形成个光屏。上面都是欧洲男孩,穿着短裤和长筒袜,双手放在……对方的屁股上。在大洋彼岸,男孩们似乎以一条不同的道路被扶养长大。
vision的发言宛如一碗泼入沸腾的油锅的水,讨论越发炽烈起来。
他们似乎忽略了,派对积极分子,Tony,居然一直没有出现。
突然一身墨绿色皮衣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外星邪神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居然讨论了这么久?蝼蚁们的效率低下到令人震惊。”
他们一并转向邪神,其中包括Bruce,邪神似乎微微向他的兄长挪动了几步。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再度挤出个微笑,径直走向jarvis。ai管家的实体正坐在沙发的一端,和其它复仇者稍微隔开了些,他像是没看到一旁的骚乱,蓝眼睛凝视着屏幕,似乎深深沉浸在电影中。
“你和……Friday的交往有多久了?”邪神顿了顿,他在脑内搜索,却找不到任何与jarvis关系暧昧的女性的名字,便迅速将另一个ai的名字扯入问题中。
“她是我的妹妹。”
“你的名字是?”
“jarvis,jarvis.Stark”
“你的男朋友是?”
“男朋友?”jarvis重复了一遍,古井无波的蓝眼睛中泛出一丝笑意,“sir。”
“jarvis is a gay and Stark!”消失已久的Tony突然出现了,他骄傲的扣住jarvis的手,高高举起,像个获得了全额奖学金的大一男孩。
Tony.Stark,在一次复仇者们的聚会中公开出柜,与他家的金发碧眼的管家,一个超人工智能。
然后在当晚被队友们灌的酩酊大醉。

然而肥啾没想到的是,他的队友们的确都是gay

@三夜未眠

后排问有人扩列吗x

评论(7)

热度(49)